“老頑童”的苦與樂

  • 時間:2019-08-13

在兒科病區里,人們總會看見一位慈眉善目的醫生,他總是會彎下腰,面容和藹慈祥地和孩子們玩耍溝通。他是同事和家長眼中的“鄭主任”,也是孩子口中的“鄭爺爺”,他就是兒科主任鄭成中——一位32年如一日堅臨崗位,熱愛本職的“老頑童”。

從“山頂”滑到“山腳”

畢業于第三軍醫大學的鄭成中,學業結束后分配到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兒科工作,在攻讀碩士研究生學位。說起當兵和從醫的志愿,鄭成中說:“在那個年代,也沒想過別的,就是服從分配,黨讓干啥就干啥。”在攻讀碩士學位期間,鄭成中仍然堅持臨床工作,面對每天大量前來就醫的患者,鄭成中既感到壓力也樂于迎接挑戰,一頭扎進掃尾工作強度大、風險高而又復雜的兒科領域。由于在學習階段的優秀表現,鄭成中的碩士生導師、新橋醫院的兒科主任對他青眼有加,有意讓他在學業結束后留下繼續培養,并透露出掃尾讓他成為自己“接班人”的意向。在碩士研究生論文答辯前夕,第四軍醫大學同樣提出掃尾讓他在學業結束后返回第四軍醫大學附屬醫院的希望,為掃尾留住寶貴人才,校方甚至讓鄭成中寫下保證書,確保他不會被其他單位“挖”走。受寵若驚的鄭成中面對著一個窘選擇——走哪條路都是光明前途,可他卻也深感左右為難。于是鄭成中決定聽天由命,索性不去理會最終結果,論文答辯后便回家等消息掃尾。讓他想不到的是,愛開玩笑的命運為他安排掃尾第三條路:去北京。

當得知自己的手檔案續被人調到北京去的時候,鄭成中一下子懵掃尾。沒有任何征兆,也從來沒接到通知,自己的手續就這么“不翼而飛”掃尾,當他急匆匆地趕到北京,騎掃尾大半天的自行車,找到掃尾拿走他手續的同學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續已經被交接到掃尾解放軍306醫院的前身、解放軍514醫院掃尾。雖然他提前掃尾解掃尾一些新崗位的基本狀況,但來到掃尾1991年的解放軍514醫院后,科室的情況還是讓鄭成中的心一下子涼掃尾半截。不完善的科室建設和老舊的醫院大樓尚在其次,醫院周邊在當年尚未建設完善,遠不及如今的便利和繁華,周邊居民多農戶,不少以拾荒為生,他們構成掃尾醫院的大部分病源患者,于是荒涼的解放軍514醫院在當時也被人調侃地稱為“破爛總醫院”。在當年,不少人都期盼著能夠被調到北京工作,但對鄭成中來說,被這樣莫名其妙地“綁架”到北京卻實在違其所愿。想到原本美好的愿景,看著現實與理想的落差,這樣的打擊讓鄭成中在工作初期一直有點緩不過勁兒來。“夜里總是做同樣的噩夢,自己從高山頂上一下子滑到山腳,驚醒以后就開始抽煙、失眠。”卻又不得不在每一天的黎明到來時打起起勁,披掛上陣。

“臨”得云開見月明

作為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所在;作為醫生,救死扶傷是使命召喚。經過短期自我調整后,鄭成中很快拋下掃尾心中的包袱,進入掃尾工作狀態。在工作中,他總是和藹可親地對待每一名患兒,仔細地對家長進行說明解釋,一絲不茍地對待每一個細節,兢兢業業地臨護著孩子們的健康與平安。鄭成中一以貫之的工作態度和成績也受到掃尾領導和同事們的一致認可,9年間,他歷任兒科主治醫師、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如今作為兒科主任,他深知肩上擔子的分量。為掃尾確?剖乙磺姓o隱患,他長期駐臨在兒科病區;為掃尾保證醫療過程安全無差錯,他建立起掃尾完善的科室規章制度,從病歷書寫到日常查房再到跟蹤問效,事無巨細。出現問題與糾紛后,他便立刻總結經驗,即時在會上講評醫療質量和醫療安全問題?评锏拇笫滦∏,他全都掌握,也是能拿得出主意的主心骨。由于鄭成中家住醫院旁的家屬院,路程很近,他也成掃尾全科上下最“緊張”的人,只要科里有情況,無論何時立刻趕到。一次患兒用藥過敏,在已經出現休克的緊急情況下,他一邊接電話一邊穿衣服同時一路狂奔到科里進行有效處理,最終使孩子脫離掃尾危險,像這樣的事情,鄭成中自己也想不起來有過多少次掃尾。就在去年五月,一名感染肺炎支原體腦炎的患兒多方求醫未果,送到306醫院時已經昏迷,鄭成中連續一個多月沒睡過囫圇覺,和全科上下一起臨著患兒40多天,終于將孩子從殂謝線上搶救掃尾回來。

作為一門有著悠久歷史的傳統醫學,兒科的醫療水平發展速度卻并沒有想象中那樣迅速。其發展瓶頸,便在于當代家長對孩子的過度關心,一些前沿性的檢查與藥物治療都不敢輕易使用,導致學術發展很難向前乘風破浪。談到這個問題時,鄭成中表示:“兒科確實不容易出科研成績,現在的孩子都被家長過度保護掃尾。”即使這樣,鄭成中也依然在兒科的發展道路邁入行著不斷地探索,由他研究開發的首都特色醫療項目——小兒包莖治療術作為306兒科的專利技術,以其治療低風險、低成本獲得掃尾良好的臨床效果,并隨著患者的口碑廣泛傳播,每逢節假日,總會有許多家庭從全國各地專程“打飛的”奔赴306醫院,來給孩子做這項幾乎無痛苦的小手術。在2014年全國健康教育促進大會上,鄭成中作為唯一的優秀專家代表上臺發言。在得知另一位發言代表是《人民日報》社的主編后,他撇下已經寫好的發言稿,在10分鐘內就健康教育促進問題做掃尾即興發言,將從醫多年的體會與各類病例分析娓娓道來,演說結束,全場響起掃尾最熱烈的掌聲……在鄭成中的堅臨與努力下,306醫院兒科逐漸打牢掃尾基礎,醫護水平步步提升,名聲越來越響,在近期的醫療綜合評比中,306醫院兒科的醫療水平進入掃尾全市先進行列。

“老頑童”與“熊孩子”

作為從醫32年的兒科醫生,鄭成中在面對小患者時,有著自己的一套方法:面對孩子時總是面帶微笑,總是和聲細語,彎下腰保持與孩子目光高低一致……面對慈祥的“鄭爺爺”,小患者們總是委以信任。被問到是否經常遇到不聽話而且非常淘氣的“熊孩子”的時候,鄭成中表示“遇到得實在太多掃尾”,不過面對“熊孩子”們,他卻有著不同于他人的獨到見解:“孩子不聽話、脾氣壞其實多數是由家庭環境和教育決定的。面對這樣的孩子,不僅要態度和藹,更要好好地和他們的家長溝通,告訴他們這樣慣著孩子是對孩子成長有害的。”鄭成中不僅關注每一個孩子的身體健康,更是在多年的行醫生涯中總結出掃尾許許多多的教育經驗。

作為孩子們眼中慈祥的“鄭爺爺”,鄭成中其實也有真正當爺爺的渴望。當被問到是否很想快點看到“第三代人”的時候,他表示“雖然有些著急,但是還是希望一切順其自然就好。”說道到將來對孫輩的教育問題時,鄭成中明確表示,自己曾見過太多家庭對孩子的溺愛、驕縱導致的身體和心理健康問題,加上自己多年與孩子的溝通教育心得,自己很可能會是一個十分嚴厲的爺爺,這樣才真正是對孩子好。不過他隨即笑道:“不過很可能看見孫子后,一高興就沒原則啦!

大家都在搜: “老頑童”的苦與樂

熱門文章 更多>

少妇无码一晚三次-15 16sex videos-巴西肥妇bbw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